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香港中特网免费资料 > 草果 >

脱贫只是第一步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草果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8年年底,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有着约4100人的独龙族整体脱贫,成为云南9个“直过民族”(新中国成立初期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中率先脱贫的民族之一。他们写信给习总书记汇报脱贫喜讯。

  2019年4月10日,贡山县独龙江乡的乡亲们收到了习总书记的回信。总书记说,看到大家脱贫的喜讯非常高兴,脱贫只是第一步,美好的日子还在后头。他勉励大家为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继续团结奋斗。

  4月11日上午,在贡山县独龙江乡巴坡村,来自四面八方的独龙族同胞身着节日盛装,聚集在村民马尊艳家的院坝里,听老县长高德荣用独龙语传达习总书记的回信。

  “虽然我们实现了整族脱贫,但我们仍要继续奋斗,保护好生态,搞好教育,把家乡建设好,美好的日子还在后头。”高德荣说。

  独龙族是中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聚居在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山高谷深、自然条件恶劣,让这里一度成为中国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

  但同时,这里全年雨量充沛,土壤肥沃,光照适宜,又为草果种植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草果具有特殊浓郁的辛辣香味,其干燥的果实被用作中餐调味料和中草药。“这几年,国内草果市场需求量增大,直接带动农户种植面积的扩大。”贡山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军说,独龙江乡共种植了6.8万亩草果,成为独龙江乡独具优势的生态产业。

  张军介绍说,这几年,除了种草果,独龙江的重楼、独龙蜂、独龙牛、独龙鸡等特色种养殖产业也在全乡遍地开花,这些产业拓宽了独龙族群众脱贫致富的增收渠道。2018年,全乡农村经济总收入2859.96万元,农民经营所得2517.22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6122元,人均收入比2017年增加23.5%。

  在独龙江乡,家家种草果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少则几十亩,多则几百亩,草果种植已经成为当地的富民产业,2018年,仅草果的经济收益就达743万元。张军说,再过两三年,全乡草果收入会翻几番。

  村民们种草果的收益,和“老县长”高德荣十几年坚持传授种植技术密不可分。“刚开始,大家种植草果的积极性都不是很高,主要是因为草果在短期内见不到经济效益。”独龙江乡乡长孔玉才说,为了推广草果种植,老县长自掏腰包建起示范基地,免费培训村民,再请他们管理草果。三年挂果后,他组织乡亲们观摩采摘。很快,全乡6个村中有5个村种植草果,乡里的草果加工厂也完成了基建。

  “总书记回信说,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但是,好日子不是等出来的,是干出来的。”从习总书记给独龙族群众回信到现在,高德荣说,他一直在琢磨,如何让乡亲们的收入再提高些。虽然已经退休了好几年,但乡亲们的脱贫致富始终是他最挂念的事儿。

  记者在草果种植培训基地见到高德荣,他用手挖出很大的一块重楼根茎说,这是除草果外,独龙族另外一个致富法宝。重楼是云南白药的重要原料成分,经济价值非常高。

  在独龙江乡最北端的迪政当村,由于海拔高,无霜期短,草果成活很难。在看到这里有野生重楼后,高德荣主动向专家学习培育技术,并手把手地传授给带头种植户和群众。2014年,迪政当村8户党员带头试种成功,现在全村已种植近百亩。2018年每公斤重楼收购价在1200元左右,如果继续加大种植面积,仅此一项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独龙江保存完好的生态环境,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笔巨大财富,我们首先要保护好,才能经营好。”高德荣说,独龙江未来的发展,需要两条腿走路,一个是发展林下生态经济,一个是发展乡村旅游。目前,这里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够,旅游接待能力跟不上,服务意识也还不强,但“发展乡村旅游是独龙江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但不能急功近利,要苦练内功,发展是迟早的事儿!”

  眼下,独龙江乡的林下经济初具规模。孔玉才介绍说,截至2018年底,全乡种植草果6.8万亩、重楼1723亩、羊肚菌403亩、黄精40亩;独龙蜂、独龙牛、独龙鸡都已加入农村电商产品目录。

  28岁的独龙族青年唐小聪和爱人在独龙江乡马库村村口经营一家农家乐,每月的平均收入都在五六千元。“生活不是问题了,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夫妻俩相视而笑。

  小时候,唐小聪和家人生活在山上四周透风的竹篾房里,夏天漏雨,冬天阴冷。去县城读初中前,他没有吃过白米饭,从家到县城都要走上三四天,冬季大雪封山,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寒假只能继续住在学校里。唐小聪说,现在,这里不仅通了公路和隧道,网络还把乡亲们和外面的世界联系起来,网购让外面的商品进得来,也让乡亲们的农产品出得去。唐小聪说,独龙江乡近些年来的发展变化让人兴奋。

  唐小聪现在还记得,在他小的时候,家里每隔几年就要找地方破荒开地,家随地走,生活极不稳定。“第一次搬家搬到山腰上独都村,住的还是竹篾房;第二次搬家搬到老马库公路边,住的是木板房;第三次搬到800米外,住的是木板铁皮房;第四次搬家在2014年,搬到我们现在住的马库村。”与以往几次搬家不同,唐小聪一家这次搬进的是外包竹篾的砖瓦房,3室1厅,还有一个宽敞的厨房。“全是政府出的钱,自己没花一分钱,我们自己就出了一分劳力。”唐小聪说,他的父母做梦都没有想到会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据贡山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军介绍,自2010年以来,云南省启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行动,极大改变了独龙江乡的面貌。2014年,在独龙江两岸建成安置点26个,安居房1068户,全乡独龙族群众告别篾笆房、木楞房和木板房,入住新村新房,安居工程一举解决全乡农村群众住房问题。唐小聪和他的父母就是其中的受益者。

  早年在外读书和前几年在部队服兵役的经历,开阔了唐小聪的眼界。“饭菜不仅干净、味道好,还要价格公道,要给进来的游客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发展才会可持续。”唐小聪说,他的农家乐从未打过广告,很多来吃饭的游客都是通过自己朋友介绍找到这里。

  唐小聪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希望她长大后能够考进一所好的大学,学成后再回来继续建设我们独龙族的家乡。”唐小聪说,到那个时候,他的家乡一定会更美好。

  凌晨5点,整个独龙江乡都还沉浸在睡梦中,而江边丽江小吃店的灯已亮起。28岁的唐佳佳和34岁的朱光跃已经开始为小镇食客准备早餐了。“每天5点起床,这是我来独龙江10多年雷打不动的习惯。”快人快语的唐佳佳说。

  2008年,17岁的唐佳佳随亲戚从丽江来到独龙江乡。“独龙人少有经商的习惯,在这里做生意的以丽江人居多。独龙江的所有商铺免税,门面租金也不贵,在这里做生意几乎没有压力。”唐佳佳说,当初选择留下来的一个最主要原因就是这里人好,能包容。

  从起初和妈妈在沿街经营一个小吃摊位,到现在独立干净的门面房,唐佳佳感受最深的就是,近些年独龙江基础设施和营商环境在不断改善。“10年前刚刚做小吃的时候,经常是卖不完,没办法还要开着三轮车去村里吆喝着卖,现在完全不一样了。”由于早餐种类比较齐全,每天早晨来丽江小吃吃早餐的人都要“挤破门槛”。

  2016年,在亲戚的介绍下,唐佳佳认识了长她6岁的朱光跃,因为看中他的“老实本分”,加上“两个人比较合得来”,婚后的唐佳佳和丈夫一起经营着丽江小吃店,生意还很不错。“尽管眼下因为怒江修美丽公路的原因,很多游客进不来,但一年纯收入10万元还是没有问题的。”唐佳佳说。

  “收获了爱情,有了可爱的小宝宝,还能赚到钱,也许这就是我们说的平淡中的幸福吧。”朱光跃已经把独龙江看作第二故乡,“在这里我们有了更高的追求,如果问我们还要在这里干多久,10年太短,20年肯定也不够。”唐佳佳和朱光跃笑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caoguo/1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