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盛宏彩票登陆 > 草果 >

罂粟壳火锅更香?只是心理作用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草果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些吃货朋友,吃火锅必去“有罂粟壳”的火锅店,无罂粟不欢。每次与人聊美食,都盛赞罂粟壳真是神奇,火锅里只要加一把罂粟壳,马上就香了许多。

  罂粟壳也就是大烟壳,其中的吗啡、可待因、罂粟碱一种都不少,只是远远比不上罂粟的果实鸦片中含量那么多。在火锅里添加罂粟壳,那是变着法子吃药,这不是有病吗?即使你有病,吃罂粟壳也未必是对症下药呀。

  是吗?我半信半疑,作为一个学过医学和心理学的人,我首先想到的是双盲实验。所谓双盲实验,就是实验者和被试者都不知道火锅里到底是不是罂粟壳,然后让他们判断味道差异。

  我做了一个简单的小样本双盲实验,将罂粟壳和因形似罂粟壳而常被冤枉的合法香料草果,按照高低剂量,分别加入一样底料的三个麻辣火锅、三个清水火锅中烧煮半小时(其中有两个是什么也没加的火锅做空白对照)。结果呢,吃货和非吃货们瞎蒙一番,并没吃出来火锅味道上的差异。

  “这真的没区别?我舌头失灵了吗?”罂粟壳吃货们依然不死心,可是面对事实,他们就得认栽。

  双盲吃不出区别,这是一个事实。看到加了罂粟壳你会觉得更好吃,也是一个事实,那是因为“好吃”本来就是心理上的认知。所以医生有时候给你开安慰剂。

  “你说,会不会我以前吃的罂粟壳其实是安慰剂,就是跟你一样拿草果冒充罂粟壳骗我们?”有个吃货忽然恍然大悟。

  这我可真没想到。也许有这可能,因为罂粟壳毕竟是法律禁止作为餐饮业的调料的。从1985年起,罂粟壳就作为特殊药品被特殊管制起来,严禁流入非药用渠道。可惜重典之下,并未令行禁止。

  敢于非法添加罂粟壳的小餐饮店、小作坊、小摊贩们,既有法不责众的无所谓,又有心存侥幸的不在乎。

  这个实验应该由监管部门继续做下去,做给不法商贩看一看。首先,罂粟壳并没有传说中一滴香的神奇增香作用,“别人家的火锅”好味道,并不是想象中的罂粟壳在显神威。另外,得让商贩们知道,“别人家的火锅”回头客不断,不该心理阴暗地去归罪于罂粟壳。添加罂粟壳,并不能让门可罗雀的火锅店起死回生,一旦东窗事发,店老板才是悔不当初。

  “虽然味道上吃不出来,可是,是不是鸦片上瘾让我想吃罂粟壳?”吃货们开始担心自己变成瘾君子。

  罂粟壳中的阿片类生物碱含量很少,吗啡含量也不算多,只在0.05%~0.5%,而鸦片中吗啡含量10%左右,药用吗啡中吗啡含量30%以上。很明显,罂粟壳这个数量级的吗啡,还要加入一锅火锅汤中,再通过涮菜吸附的汤汁部分进入人体,然后——强化犒赏中枢,形成心理渴求,造成药物依赖……除非敏感体质,对于普通消费人群而言,都是传说和梦话。所以对大多数人而言,吃火锅变成瘾君子的可能性并不大。

  当然,非法添加进去的罂粟壳,含有的微量吗啡也逃不脱如今检测仪器的法眼。零容忍,没商量。

  换言之,火锅要想好味道好人气,罂粟壳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罂粟壳提味增香是个幌子,最多是心理暗示的香。厨师们却不惜铤而走险,把被放大的传说当现实,以为其成瘾成分可以让回头客络绎不绝。

  因此,双盲实验当广为传播,用事实化解传说,用科学解释心理暗示,对减少罂粟壳非法添加,甚至比严刑峻法更加立竿见影。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caoguo/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