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盛宏彩票登陆 > 草乌 >

昆明两男子乌头碱中毒身亡家属怀疑喝了草乌泡酒

归档日期:04-18       文本归类:草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去年12月26日,昆明市官渡区昌宏路上一餐馆发生一起中毒事件:同餐的10人中多人中毒,两人不幸身亡。他们究竟吃了什么?又喝了什么?记者采访得知,当晚他们吃了清汤牛肉火锅,还喝了泡酒。在尸检报告上,两位死者系乌头碱中毒身亡。死者家属说,当晚喝了泡酒的人均出现了中毒反应,而没有喝泡酒的人却没有中毒症状,她们怀疑当晚喝的不是梅子泡酒而是草乌泡酒。可泡酒提供者则坚持说,当晚喝的是梅子泡酒,不是草乌泡酒,他自己也喝了泡酒却并没有中毒。

  周女士是中毒身亡者李先生的妻子,她讲述说:事发当天中午,她丈夫和朋友胡先生等人一起在餐馆里吃饭。席间,遇到了朋友张某,在李先生的邀请下,张某也加入了饭局。午饭过后,张某说要请他们晚上去吃牛肉,并约定在昌宏路一家餐馆聚餐。傍晚7点半,她和丈夫准时赴约,张某说他有两三瓶梅子泡酒,已喝了两瓶,还有一瓶在车上,本来要拿去送朋友的。她记得,张某拿来的泡酒是装在玻璃瓶里的,有半公斤多。喝酒的共有4名男子,除了她丈夫外,还有沈女士的丈夫陈先生和胡先生及张某自己。

  “你们的舌头麻不麻?”喝着喝着,有人问道,其他人也有同感,但起初有人以为是牛肉火锅里有花椒,吃到花椒导致舌头发麻。沈女士不放心,尝了一口泡酒后说道:“哎呀!酒是麻的。”之后大家就没有再喝了。

  沈女士告诉记者,喝了十多分钟后,她丈夫陈先生感到身体不适,就去了厕所。很长时间不见丈夫出来,她就追到厕所里找到了丈夫。此刻,丈夫越发难受,他们就离开了餐馆,到官渡区人民医院治疗,经抢救无效丈夫于当晚9点多不幸身亡。

  李先生、胡先生被送往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李先生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胡先生则逃过一劫。

  沈女士说,当晚她尝了一口酒后觉得舌头、手脚发麻,住了两天院,才好转了一些。

  昨天,周女士向记者提供了她丈夫的尸检报告,今年1月20日,经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李先生的死亡原因系乌头碱急性中毒导致急性心功能障碍死亡。沈女士也说,尸检报告结论是,她丈夫陈先生也系乌头碱中毒身亡。

  昨天胡先生说,当晚他也出现了呕吐的现象,本想吃点米饭,但一吃饭就想吐。随后,他就全身发麻,感到胸闷、呼吸困难。经过治疗,他已经出院,但经过检查,他肝脏受损。目前还在调理阶段,等到身体康复后,他也准备维权。

  拿到尸检报告后,死者家属怀疑,当晚所喝的泡酒并不是梅子泡酒,而是草乌泡酒。家属们说,当晚他们吃的是清汤牛肉火锅,所点的菜里不可能有乌头碱成分。当晚喝了泡酒的人都产生了中毒反应,而没有喝泡酒的人却没有中毒。因此,她们怀疑丈夫乌头碱中毒身亡与泡酒密不可分。

  目前,两位死者的尸检报告都出来了,但涉案的泡酒究竟是什么泡酒、里面究竟含有哪些成分,正在送检中。死者家属透露,事发后,卫生监督部门对涉案餐馆进行查封、介入调查。乌头碱成分究竟来自哪里?目前尚无定论。

  究竟是梅子泡酒还是草乌泡酒?周女士和沈女士均称,当晚她们在泡酒里没有看到草乌或者是梅子,她们只记得泡酒的颜色有点发黄。

  “他们中毒了,我也喝了泡酒,为什么没有中毒?”泡酒提供者张某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晚他提供的是梅子泡酒,而不是草乌泡酒。

  此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官渡区公安分局晓东派出所正在调查。(来源:春城晚报)

  若张某提供的确实是草乌泡酒的话,他将会面临怎样的法律责任?对此,云南大律师平台签约律师龚声松律师这样说的:

  草乌本身是一种有毒药物,用于调制泡酒供人饮用有致人中毒的风险,因此私自生产销售草乌泡酒可能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或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本案草乌泡酒的提供者可能会被公安机关以如上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在民事方面本案属侵权案件,根据我国的侵权责任法,草乌泡酒的提供者还应对受害者予以赔偿。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caowu/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