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盛宏彩票登陆 > 草乌 >

云南宾川村民吃草乌中毒6人死亡 21人还在医院救治(图)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草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9月8日晚,宾川县金牛镇一村民与亲戚在家中煮食草乌炖猪脚,参加就餐的亲属先后出现中毒症状,其中6人抢救无效死亡,21人正在救治。据死者家属回忆,当天烹饪的草乌分为不同的两批,煮制时煤炉曾半夜熄火,直到次日上午才重新煮起,而其中一锅草乌猪脚汤的“汤色看上去特别黑”。昨日中午2时许,晚报记者赶到发生草乌中毒事件的宾川县金牛镇彩凤村委会北山坡村第四村民小组。在村民指引下找到在此次事件中有4人中毒其中2人身亡的村民李作军家。李作军告诉记者,8日晚,他因为生病在吃中药,就没去同村的小舅子曹云家吃草乌。他的妻子曹英、女儿李波、女婿岳世崇和10岁半的孙子小海去吃了,4人均出现中毒症状,妻子曹英、女婿岳世崇不幸身亡,女儿李波、孙子小海和小舅子曹云仍在医院救治。“昨天,曹云的姐姐、曹英的妹妹曹芬,到曹云家来煮草乌,亲戚们都过来吃,没想到就发生了中毒。曹芬去年就到他的侄子曹玉林家煮过,亲戚们都去吃了,没有什么事。”李作军说。在李作军家帮忙的一位张姓大婶告诉记者,去年曹芬煮草乌时她也去吃了。“她煮的细心,大家都放心她煮。她以前经常煮,今年是第一次煮。”李作军的侄子李国说,“煮草乌,要在房子底下煮。先用一个大锅盖吊起来,挡住灰尘,底下再放一口小锅煮。用小火煨,不间断地煮。最少48小时,落一点灰尘都不行。大家都说吃了身体好,买来以后晒干,就直接煮了。”在宾川民间,素来都有煮食草乌炖猪脚的传统。因为民间普遍认为,吃草乌可以驱寒、除湿,治疗腰酸腿痛、风湿痛。虽然煮出来的草乌猪脚汤味道极苦,人们还是愿意大碗饮用。“在我们这里,哪家煮草乌都不用主动喊人来吃,愿意吃的人都是自己去。”李作军说。李国告诉记者,8日晚,他大妈曹英他们是9时许开始吃草乌炖猪脚的。吃后没多久,就开始有人出现中毒反应。第一个中毒身亡的是曹玉林,没来得及抢救。“当时大约11时多,曹玉林从曹云家吃完饭出来,刚开玩笑般说了一句今天这个草乌咋个有点发作,就突然倒下了。马上送到医院,已经救不过来了。”随后,曹英、曹芬相继出现中毒症状,岳世崇开着三轮车把她们姐妹俩送到医院。当时他人还清醒,没有出现任何中毒症状。医生问了情况,得知岳世崇也吃了草乌,便给他打上针。别人都躺着,只有他一个人坐着。没想到,针刚打进去,岳世崇就出现了胸闷。马上抢救,没救过来。目前住在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医院的曹先生洗胃后已经好多了,他说,当晚11时许,吃完草乌的他们开始感觉异常,舌头发麻、手脚发抖,当时就有几个人在桌旁倒下了。记者在该院儿科病房看到了10岁半的小海,照顾他的奶奶告诉记者,小海洗过胃之后情况已好转。小海告诉记者,他当晚食用了一小截草乌,然后肚子疼且呕吐,随后被送往医院。小海眼睛直溜溜地看着记者说,现在他已经不难受了。21名中毒者被陆续转院到大理州人民医院、大理学院附属医院和大理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昨日凌晨3时50分,第一批重症患者送至大理州人民医院急诊科,截至凌晨5时,共有8名患者(成人6名、儿童2名)送至医院急诊科进行抢救。两名重症患者进行血液透析治疗,两名儿童收入儿科治疗,其余4人来自金牛镇彩凤北山坡,目前情况稳定,暂住急诊科观察。“中毒的病人,一方面是清除胃内残留物,另一方面是清除体内已吸收的毒物,治疗方法就是通过血液净化,另外就是通过病人的消化道和泌尿系统进行排泄,没有特效解毒剂。”大理州人民医院急诊科杨灿菊主任介绍,目前情况较轻的病人预计观察48小时,情况较重的病人需要一个星期观察时间。记者在大理州人民医院了解到,该州每年都会有食用草乌引起中毒症状的病历,但都是分散的,且症状不严重,没有集体中毒的情况。宾川县中医院杨鸿医生说,草乌属于毒性中药材,不属于食品,不提倡在自己家中煮食。草乌中毒后,会出现舌头、嘴巴发麻,站起来难平衡等症状,必须立即到医院救治。“古时候,人们用草乌的毒液涂在箭上,可以用来杀敌。我们中医院就没有草乌这一剂药,只有一种草乌的提取成分药:川乌。要开这种药,必须两个医生签字。”记者在宾川采访时了解到,一市斤野生草乌的售价大约是两三百元,但也很难买到。在很多宾川人的记忆中,小时候,家中的长辈都会煮草乌吃。不少煮过吃过的人,都会不时在家中煮食草乌。前些年,宾川街上曾经有过几家专卖草乌炖猪脚的饭店。宾川人接待客人也常常食用草乌。后来因为国家禁止食用,一年多前专卖草乌炖猪脚的饭店已被食药监部门查禁。昨日,曹云家,曹云和90岁的奶奶张桂仙在医院接受治疗,只有曹云的女儿曹玉波一人在家。“大约三四个星期前,有人给我家送来1斤多草乌,大姑妈(曹芬)一直说要来煮,我妈挡着,她还不高兴。”曹玉波说。“星期一(7日),大姑妈过来,嫌我们家草乌数量少,还特意从她牛井街的家里带来1斤多。我们家原来的草乌有拇指粗,大姑妈带来的草乌特别细还黑。当晚9点多,大姑妈洗好了草乌,加上10多斤猪脚和猪肉,煮了两大锅,一锅用煤炉煮在院里,一锅用电磁炉煮在屋檐下。煮在煤炉上的那大锅,汤色看上去特别黑,比我以前见过的草乌汤都要黑得多。星期二(8日)凌晨4点多钟,煤炉火熄了。星期二早上又煮起,一直煮到晚上10点多才开始吃。”曹玉波说,她因为怀孕不能吃,丈夫则因为晌午吃了荷包豆不能吃,母亲因为生病在吃药不能吃,她3岁的儿子因为年纪小也没吃。全家人只有父亲曹云和奶奶张桂仙吃了,现在都在医院。记者了解到,8日晚10时许开吃,11时多结束,共有亲戚27人参与吃饭。除曹芬、曹英、曹玉林、岳世崇4人中毒身亡外,还有白塔村的李世久、太和村的张俊莲两位亲戚也中毒身亡。其余21名参与吃饭的亲戚,目前都在医院接受救治。其中年龄最小的中毒者,是小海,年龄最大的是张桂仙。“昨晚(8日)吃剩下的一碗草乌,连同电磁炉、两口锅,还有饭,全都被警察端走了。”曹玉波说。草乌,中药名,秋季茎叶枯萎时采挖块根,除去须根和泥沙,干燥。用于风寒湿痹,关节疼痛,心腹冷痛,寒疝作痛及麻醉止痛。草乌又名“断肠草”,其含有的生物碱对肾脏有一定毒性,超量使用会引起口唇和四肢麻痹、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严重者可危及生命。草乌头是一味很普通的中药,之所以有乌头之名,是因为其外形与乌鸦头相似,人工种植的品种叫川乌头,野生品种叫草乌头,而川乌的侧根又名附子。这些乌头类药物都含有乌头碱,而乌头碱对人的毒性极为强烈,常人只需服用3到4毫克就会出现心慌、心悸、心律不齐,甚至心跳骤停。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caowu/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