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盛宏彩票登陆 > 草乌 >

云南为何发布草乌、附子中毒预警?调查显示2677%云南人吃过草乌

归档日期:04-16       文本归类:草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8月23日,云南省政府食品药品安全办、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发布草乌、附子等毒性中药材中毒防控预警公告,表示将采取有力措施加强草乌、附子等毒性中药材中毒防控工作,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记者了解到,之所以发出对草乌、附子的中毒防控预警,是因为调查显示26.77%云南人吃过草乌,云南民间还有“草乌附子虽然有毒,但只要煮得好,食用后也不会中毒”的不正确说法,导致近年来已发生多起食用草乌而中毒事件。

  省政府食药安办副主任刘本军介绍,草乌、附子等含乌头类生物碱,毒性很大,普通加工方法难以破坏其毒性,研究表明,口服乌头碱0.2毫克即可中毒,3-5毫克即可致死。乌头碱的毒性是砒霜的上百倍,超量使用会引起口唇和四肢麻痹以及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对心脏毒性大,可导致心肌麻痹而死亡。由于对草乌、附子等毒性中药材的毒性认识不足,云南部分地区长期以来有进入秋冬季节食用草乌、附子等毒性中药材进补的民间习俗,导致草乌、附子等毒性中药材中毒事件屡有发生,给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带来严重危害。

  记者也发现,近年来云南发生多起草乌、附子等毒性中药材中毒事件:2015年9月8日,大理州宾川县一村民邀请亲朋食用草乌炖猪脚,导致27人中毒,6人死亡;2016年2月20日,玉溪市新平县一农村家庭8人食用草乌,5人中毒,1人死亡。3月8日,临沧市沧源县一农村家庭饮用药酒(当地人称“小黑牛”,学名“大草乌”),4人中毒,1人死亡;2017年4月1日,楚雄州元谋县一农村家庭食用草乌,14人中毒,2人死亡。11月15日,昆明市寻甸县一农村家庭食用附子,9人中毒,1人死亡。12月5日,玉溪市华宁县3个村民食用草乌中毒,1人死亡;2018年6月15日,7名游客在迪庆州德钦县一家客栈饮用了客栈自制玛咖酒,发生中毒。后经检验,客栈自制玛咖酒中含有附子成分

  在一份通过“云南移动”微信订阅号进行投放的《关于云南省食用草乌情况的专题报告》显示,在收回的36916份报告中,听说过草乌的占81.80%,而吃过草乌的占26.77%,按此比例推算云南有超过1000万人吃过草乌。认为“对身体好我就吃的”占56.84%,“找机会尝尝鲜”占37.54%;68.66%以上的人知道草乌有毒,而知道食用草乌中毒症状的只有37.33%,33.4%的人认为“吃草乌致死”是因为“烹饪方法不对”。

  根据以上结果,发现多数人知道草乌有毒,但不知道食用草乌的中毒特征及危害,还有的认为食用草乌“利大于弊”,甚至认为可以通过寻找“更为安全的食用方法”来解决食用草乌中毒的问题。

  此外,调查还发现,吃过草乌的用户中:有35.18%的食用者不清楚吃过草乌的品种,说明食用者的盲从性很大;偶尔吃过几次的占48.3%,只吃过一次的占37.0%,有机会就吃和经常食用的占13.86%;在自己家里吃和在亲戚朋友家里吃的各占37.81%和36.57%,到餐馆里吃的占24.85%;和其他菜炖在一起吃的占49.17%,单独煮吃的占38.33%;74.75%的食用者吃草乌是因为“草乌具有驱寒除湿的功效,冬天吃一点对身体有好处”;75.66%的食用者认为“对身体好,我就吃”;吃过草乌的人中有85.53%的食用者知道草乌有毒。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吃草乌的人群中认为对身体好的比例很大,而对于知道草乌有毒还继续食用的人群比例也很大,这说明在食用草乌时,对草乌的利弊介绍有很大的误导。

  调查中,楚雄、红河、玉溪几个地区中吃过草乌的占比超过40.0%。16个州(市)均有一半以上的人群听说过草乌,尤其是玉溪、红河、楚雄、丽江、大理五个地区人群中听说过草乌的占比超过90.0%。职业中社交行为频繁的食用比例高,依次为政府职员、企事业单位、个体经营、自由职业、农民、学生。

  云南中医学院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马晓霞介绍,云南老百姓常说的草乌,其实是毛茛科乌头属的一大类药材的统称。目前统计的乌头属植物在全国有211种,在云南就有68种。“草乌类药材的毒性成分主要是二萜生物碱类物质,这类物质的有效剂量和中毒剂量非常接近,尤其是如乌头碱、滇乌碱的毒性都是非常大的,几毫克就能引起中毒反应。草乌类的毒性主要是心脏毒性和神经毒性,抢救不及时的话往往会危及生命。”

  她表示,多数乌头类药材从外观形态上很难区分,有时候连专家都很难直接分辨,需要借助专业技术才能进行鉴别,普通老百姓更是难以辩认,所以民间常常把所有品种的乌头类药材通称草乌,并不能准确识别不同种类的草乌,更不可能识别其中的毒性成分和毒性大小。所以未经专家指导,私自使用或食用草乌类药材具有极大的风险。

  对于云南民间关于“草乌附子虽然有毒,但只要煮得好,食用后也不会中毒”的说法,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高连明表示,这种说法并不正确。

  他认为,草乌、附子有剧毒,煮食的标准和过程非常难以控制。普通老百姓在煮食过程中,通常都是凭着经验和感觉进行,对于草乌、附子在煮食过程中其毒性的化学和物理变化无法掌握,具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也就是说煮得再好也可能会有毒。

  目前民间传说的各种煮食方法,普遍都没有科学依据,均无法保证去除草乌、附子的毒性,具有很高的中毒风险。此外,有的老百姓在煮食草乌的过程中,喜欢添加一些其他的中药材,认为这样药效会更好,其实这是非常错误的想法。草乌、附子如果与一些植物同用,可能使草乌、附子的毒性更难以去除,从而加大中毒的风险。另外,目前还没有一种针对草乌中毒能及时有效治疗的方法。“因此,请大家不要盲目相信哪一种煮食方法是安全的,目前也没有任何一种煮食方法被证实是安全可靠的。”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caowu/49.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川乌、草乌中毒致室颤1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