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香港中特网免费资料 > 茵陈 >

半岛都市报 -B09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茵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相对于其他的野菜,白蒿生发得较早。春风一吹,仿佛一夜间,田野中,白蒿遍地皆是。一簇簇,一片片,一岭岭,白蒿以其绒绒的白,嫩嫩的鲜,布散在大地上。所以,白蒿就成为春天里的一道野蔬时鲜。

  白蒿,大多为宿根所生,故尔,白蒿又叫因陈或茵陈。一代代的,陈陈相因,繁衍不尽,可见白蒿生命力之强矣。

  不过,食用白蒿,不得过清明,清明一过,白蒿即可蹿出秸秆,色彩也由绒白一变而为翠绿。色虽悦目,味道却不佳,其枝叶散发出一种粘稠、熏人的味道,乡下人名之为“青蒿”,或者直呼为“臭蒿”。

  记得小时候,春天一到,白蒿已生。乡下小儿女,就会跨上竹筐,手持一把铁铲,三五成群,到野外挖白蒿。行行复行行,寻寻又觅觅。田头、溪畔,野地、山岭,一边寻找,一边嬉笑玩耍。春意暄暄,童心欢欢,一路行走,一路欢笑;举首,蓝天白云,俯身,遍地春色,天地辽阔,春气怡人,寻找白蒿,实在也是在寻找春天的一份快乐。

  白蒿真白,那种白,在春阳照耀之下,散发着熠熠的亮光。那种白,是一种春光融融的白,是一种暖意煦煦的白;那种白,蕴蓄着时间对往昔的记忆。那种白,清清白白,春日迟迟。感觉每一株白蒿,都是一个春天的光点,都是一个时间的亮点。

  挖一株,抖抖根部的泥土,仿佛簌簌生响,一个个快乐的日子,哗啦啦地落在土地上,全部化为喜悦的音符,在春天里歌唱。

  美好的童年,与一株白蒿相伴。一个上午,就足足挖满一大竹筐白蒿。欣欣然,乐陶陶,回家来。竹筐一放,剩下的工作,就是母亲的事情了。母亲细心,会将一棵棵白蒿认真挑选,淘洗干净,然后做成各种各样的美食。

  最常见的食用方法是“蒸食”。淘洗干净的白蒿,拌上豆粉或者面粉——最好是豆粉。搅拌均匀,然后,布散在高梁杆儿串制而成的篦樑上,放入大铁锅中,干柴烧火,文火慢蒸。烧“柴”蒸“草”,以自然对自然,如今思来,蒸食的白蒿,是再本色不过了。

  白蒿的幼苗,绒而白,嫩而鲜,故尔,蒸熟之后,就特别的柔软,而糯口。一箸入口,有一种清淡的药香,更有一份自然的清芬。那时候,日子贫穷,蒸食白蒿,主要还是以之作饭食,在今人看来,可谓“奢侈”之享受了。

  现在,在饭馆中也常常吃到“蒸白蒿”,佐一碟蒜泥,蘸而食之,倒成一道佳肴——寻的就是一份野味。孟诜《食疗本草》记曰:“春初,此蒿(白蒿)前诸草生,其叶生挼醋淹之为葅,甚益人。”可见,白蒿还是可以做成汤菜的。

  白蒿,亦可以凉拌,成一佳肴。方法极其简单:白蒿热水淖过,加微盐,香油少许,即可。烫过的白蒿,色微绿,却依然保持了原先绒绒的白,嫩嫩的鲜,故尔,特别宜口。真可谓色、香、味俱佳。

  据说,南方人还以白蒿做米粉团,做茵陈糕,这是南方人的喜欢,北方人不识其味。

  现如今,白蒿最多的吃法,似乎是做“茵陈茶”。将春天采下的白蒿,经过晾晒,或者烙烤,制成干货,一年四季,皆可饮用。其义,重点不在“食”,而在“药”。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yinchen/1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