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香港中特网免费资料 > 茵陈 >

中国的XO:老北京“绿茵陈酒”又迎春晖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茵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快互通新闻北京讯 近些年来,每年除夕到来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到菜市口的,想找回老北京过年的文化习俗,找回老北京的骄傲。老北京的绿茵陈酒,为什么会让现代生活在北京的人如此情有独钟呢?下面,我们来一起探寻个究竟——

  爱喝绿茵陈酒,很早就是老北京人的一种生活时尚。这种酒绿蚁沉碧,跟法国的薄荷酒一样的翠绿可爱。酒是用白干加绿茵陈泡出来的,碧绿生津。

  在旧时的老北京,每到立夏之后,喝绿茵陈酒去湿,是一时风景。一个伏天,讲究喝酒的老北京人,总要喝上三五回绿茵陈酒。更重要的是在除夕夜的团年饭桌上,很多人家必饮绿茵陈酒。

  除夕之夜,新旧交替,一元伊始,万象更新。这时阖家满桌喝一杯绿茵陈酒,正是除旧迎新的绝好佳兆。

  快互通新闻据《本草拾遗》载,所谓“茵陈”,是“以其经冬不死,因旧根而生新芽,而故曰名“茵陈”,有清利湿热、祛疸退黄之功效。

  在中医里没有细菌、病毒这样的名词,统统称为邪。邪分六种:风、寒、暑、湿、燥、火。六邪都可致病,以”湿“最令人讨厌。它若在,该病就是缠绵的,经久不愈型,比如脚气病、肝炎、瘟病等。有邪就有正,一物有一降,绵绵的茵陈,正好用以驱逐绵绵的湿气。

  由于茵陈有除旧布新、祛邪扶正之喻义,因此,除夕夜没有比茵陈酒更适合喝了。民俗学家胡青在《老俗事》中称:“北京人欢度除夕,必以茵陈酒为第一佳酿……酌饮时,那鲜嫩的茵陈青翠碧绿,隐隐透出一股泥土的芬芳……令人爽神悦目。”

  看过由老舍的名著《四世同堂》改编制作而成的电视剧吧?据中主人公——钱默吟钱老先生,总是穿着长衫,高兴时便喝上一小杯绿茵陈酒,一副儒雅诗情的样子,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世同堂》讲述的是日本人入侵北平的年代,不同的人物都有自己的心理反映。

  说“他的每天的工作便是浇花,看书,画画和吟诗。每到特别高兴的时候,他还要喝两盅自己泡的绿茵陈酒。”钱太太的弟弟陈野求陈先生“是个相当有学问,而心地极好的中年瘦子”,这位陈先生就非常欣赏钱默吟的品性。他认为,钱默吟不仅有诗、有画、有花木,还有爱喝绿茵陈酒那种不言而喻的爱国爱家的情结。

  与中国的茵陈酒类似,法国有一款苦艾酒。两者虽然提取方法不同,但用的都是菊科蒿属植物。陈化的苦艾酒(la fée verte绿仙子/绿精灵/幽灵)是用黄铜蒸馏设备进行多次蒸馏、着色、过滤。苦艾含微毒,制成酒据说有致幻作用,在两百多年里都是违禁之物,到2005年才取消禁令。

  作家亦舒在作品《禁足》里这样描写法国苦艾酒:“碧绿色的苦艾酒极之容易上瘾,茵陈酿制,麻醉作用比其他酒又更加厉害,现在已很少人敢喝它,酒杯上打横搁有一只银匙羹,上边放着小块方糖,融在酒内,比较容易入口,这是一杯毒酒。”因为作家亦舒不懂植物分类学,把酿造苦艾酒的中亚苦蒿(Artemisia absinthium L)误会为茵陈。这就难怪有西方国家的使臣,把老北京的绿茵陈酒誉为中国的“XO”了。

  相比苦艾的微带毒性,茵陈有益无害。茵陈又名茵陈蒿,三月新生的嫩苗除了可用来泡酒,家常也拌上麦粉蒸熟做主食,或焯水凉拌作蔬菜。李时珍云:“今淮扬人二月二日犹采野茵陈苗和粉作茵陈饼食之。”

  就像钱先生爱喝茵陈酒一样,旧时在北京的名人雅士多喜欢喝茵陈酒。相传,京剧大师梅兰芳在北平的时候,也爱喝绿茵陈酒。

  菜市口鹤年堂东边不远的铁门胡同口,有一个叫吉庆恒的小酒馆,是梅兰芳常带他的师友去的地方。梅兰芳爱吃素炒豌豆苗就着绿茵陈酒,边吃边喝边聊。酒馆掌柜必叫小伙计来鹤年堂为客人打绿茵陈酒,小伙计一进门就喊:梅老板茵陈酒半斤!诗人黄秋岳说,名菜配名酒,可称“翡翠双绝”,雅人吐属必出儿不凡。”

  据老北京人说,当年作茵陈酒的药铺很多,但能作碧绿碧绿的茵陈酒只有鹤年堂,其它家作的都是浅棕色,或草黄色。鹤年堂的茵陈酒之所以翠绿,这是因为鹤年堂有一套秘传的制作绿茵陈酒的工艺,配方也与众不同,选用的都是上等药材,碧绿、生津、清香,可舒筋活络,清热燥湿,强体养生。想喝老北京的绿茵陈酒,只有到菜市口老鹤年堂,别无第二家。

  说到鹤年堂,那可是有着“京城养生老字号,历史悠久第一家”之称的六百年老字号,是由元末明初的回汉中医药养生大家丁鹤年创建于明朝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开创了中国以中医药养生立店的先河,建国后经国务院批准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快互通新闻据了解,绿茵陈酒为鹤年堂“镇堂四宝”之首。:茵陈酒、玫瑰酒、佛手酒、桔红酒。鹤年堂四宝酒起于明初,盛于明朝中期,极盛于清朝,名闻朝野。先后于1557年、1659年被明清两代宫廷列为宫廷御贡。明・嘉靖皇帝、万历皇帝、清・孝庄皇太后、慈禧太后,更是作为四时活血强身用的御酒。

  民国十七年(1928年),鹤年堂第16代掌柜——刘一峰先生在菜市口举办“鹤年四宝酒品评会”,茵陈酒翠绿、玫瑰酒紫红、佛手酒明黄,桔红酒黄红,开罐后香气四溢,现场品尝者,赞不绝口。许多达官贵人、外国使馆官员争相购买。此盛会,成为北平商界一大美谈。“鹤年四宝酒”从此成为北京城代表性的特产。

  1956年 ,因响应国家公私合营的号召,鹤年堂生产厂并入北京市药材公司而停产,“鹤年四宝酒”一度中断面世。

  2005年,国家级鹤年堂中医药养生文化传承人雷雨霖老先生,按秘传古方及工艺重新炮制生产出了鹤年堂“四宝酒”,使得这组中断了五十年的养生酒中之瑰宝重新流传于世。

  近些年,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健康养生日渐成为时尚,“鹤年四宝酒”开始回到千家万户的餐桌。尤其是旧时老北京人爱喝的绿茵陈酒,再度受到现代人的青睐。每年立夏、除夕到来的时候,很多新老顾客便要到菜市口老鹤年堂定制绿茵陈酒。

  伴随着人们的养生延年梦,传承数百年之久的绿茵陈酒又迎来新的春晖。(快互通新闻/乐嘉嘉)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yinchen/1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