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盛宏彩票登陆 > 茵陈 >

老北京爱喝茵陈酒

归档日期:04-19       文本归类:茵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整个一部《四世同堂》里,钱先生始终都是穿着长衫,端着茵陈酒杯的儒雅形象。

  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里有一位钱先生,是中国传统文化里文人隐士的符号化象征,他们一辈子清高,洁身自好,诗酒自娱,高风亮节,与世无争;但到了国家民族存亡续断的关头,一样如年轻人般走出书斋,不惧牺牲。钱先生的铮铮风骨,是知识分子永不磨灭的良心和觉悟。

  书中描写钱先生,“他的每天的工作便是浇花,看书,画画,和吟诗。到特别高兴的时候,他才喝两盅自己泡的茵陈酒。”钱太太的弟弟陈野求“是个相当有学问,而心地极好的中年瘦子”,这位陈先生“就非常的羡慕默吟了,默吟有诗有画有花木与茵陈酒”。

  在整个一部《四世同堂》里,钱先生始终都是穿着长衫,端着茵陈酒杯的儒雅形象。当他听到儿子仲石开车摔死了一车的日本人时,“他倒了大半茶杯茵陈酒,一扬脖喝了一大口……低声地说:死得好!好!后来进了日本人的监牢,钱先生心里想“只有那样的任意屠杀才会制造仇恨和激起报复。敌人作得很对!假若不是那样,凭他这个只会泡点茵陈酒,玩玩花草的书呆子,怎会和国家的兴亡发生了关系呢?”

  就像钱先生的茵陈酒一样,过去的文人名士也多喜欢喝茵陈酒。唐鲁孙曾经写过梅兰芳和齐如山常喝同仁堂的茵陈酒:“北平同仁堂乐家药铺,有一种酒叫绿茵陈,这种酒绿蚁沉碧,跟法国的薄荷酒一样的翠绿可爱。酒是用白干加绿茵陈泡出来的。一交立夏,北平讲究喝酒的朋友,因为黄酒助湿,就改喝白干。一个伏天,总要喝上三五回绿茵陈酒。从前梅兰芳在北平的时候,常跟齐如老下小馆,兰芳最爱吃陕西巷恩承居的素炒豌豆苗,齐如老必叫柜上到同仁堂打四两绿茵陈来。边吃边喝。诗人黄秋岳说,名菜配名酒,可称翡翠双绝,雅人吐属必出儿不凡。”这个“翡翠双绝”一听就清凉可爱,令人双颊生津。

  同仁堂的茵陈酒到80年代还有售,透明玻璃瓶盛装,贴“同仁”牌,酒色作浅棕,并不像唐鲁孙说的是碧绿生青。三月茵陈五月蒿,泡茵陈酒是采摘春天初发的茵陈嫩苗泡酒。做法是采来的新鲜茵陈苗先晾晒一两天凋萎,再加足够量的高度白酒和冰糖至少泡浸6个月制成母酒,浸好后的母酒过滤掉茵陈,再加三倍的白酒放入铜锅中隔水蒸,煎出碧绿的清酒,放凉便是绿茵陈酒。

  茵陈酒的用途,除了像钱先生那样凡高兴时喝一小杯,立夏之后喝了去湿,更重要的去处是在除夕夜的团年饭桌上。除夕之夜,新旧交替,一元伊始,万象更新。这时阖家满桌喝一杯绿茵陈酒,正是除旧迎新的绝好佳兆。所谓“茵陈”,是“以其经冬不死,更因旧苗而生,故亦名因陈”,因陈而布新,没有比茵陈酒更适合除夕夜喝了。

  老北京喝茵陈有传统,《清稗类钞》说京师之酒:“京师酒肆有三种:一种为南酒店,所售者女贞、花雕、绍兴及竹叶青;一种为京酒店,则山左人所设,所售之酒为雪酒、冬酒、涞酒、木瓜、干榨。别有一种药酒店,则为烧酒以花蒸成,其名极繁,如玫瑰露、茵陈露、苹果露、山楂露、葡萄露、五加皮、莲花白之属。凡以花果所酿者,皆可名露。”

  旧说老北京在康熙之前,喝酒以南方的黄酒为上等,白酒干酒并不入品,是有了茵陈酒、莲花白、玫瑰露等加入了茵陈苗、荷花蕊、玫瑰花瓣等有草卉香气的白酒,才渐渐取代了黄酒。到如今,老北京已经没了喝黄酒的风俗,茵陈酒、玫瑰露等花草酒也久不见闻,一任纯干白酒占领旧时生活空间,民间也少有种草莳花浸酒品香草酒的情趣了。

  与中国的茵陈酒类似,法国有苦艾酒,两者虽然提取方法不同,但用的都是菊科蒿属植物。陈化的苦艾酒(la fée verte绿仙子/绿精灵/幽灵)是用黄铜蒸馏设备进行多次蒸馏、着色、过滤。苦艾含微毒,制成酒据说有致幻作用,在两百多年里都是违禁之物,到2005年才取消禁令。亦舒在《禁足》里这样描写它:“碧绿色的苦艾酒极之容易上瘾,茵陈酿制,麻醉作用比其他酒又更加厉害,现在已很少人敢喝它,酒杯上打横搁有一只银匙羹,上边放着小块方糖,融在酒内,比较容易入口,这是一杯毒酒。”虽然亦舒不懂植物分类学,把酿造苦艾酒的中亚苦蒿(Artemisia absinthium L。)误会为茵陈,但她知道茵陈可以泡酒也很不容易了。在香港长大受英国教育的上海小姐,知道老北京的茵陈酒,已经比大多数人强太多。

  相比苦艾的微带毒性,茵陈有益无害。茵陈又名茵陈蒿,三月新生的嫩苗除了可用来泡酒,家常也拌上麦粉蒸熟做主食,或焯水凉拌作蔬菜,余下大多数时间便是蒿子秆。蒿子秆也不是全无用处,到了农历七月十五,旧时过盂兰盆节,点蒿子灯时需用得着它。《燕京岁时记》有载:“三月则采入药为茵陈,七月小儿取作星灯。谚云: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月六月砍柴烧。

  想想今年的万圣节中国各地商家占尽先机,游乐场酒吧街等热闹非凡,平时卖不掉的糖果销售一空,淘宝上各种cosplay的衣服卖得断货,盂兰盆节却没人看重,要知道在以前,这个节日也是狂欢之夜。

  “寿明和乌世保走上大街,发现今日不同于平常。磁器口、蒜市口,东西相对都有人树杉蒿、捆苇席在搭法台,东小市路两边早被摊贩们挤满:卖香蜡纸码的,卖锡箔银锭的;莲花灯、蒿子秆、荷叶、鱼蜡,一份挨着一份。法华寺门口已扎起一艘首尾三丈有余的船。龙头凤尾、殿阁楼台,龙女

  童子、罗汉金刚,十分精致。凡与亡灵有关祭日,清明节、十月一,总带点凄凉景色。惟有这中元,是很有点喜庆金光的。这与盂兰节的起源有关。孟兰盆,梵语是乌兰婆拿乃倒悬之意。这一日斋僧拜佛,解亡魂倒悬之苦,自应普天同庆。”

  “乌世保把柳娘放在院里的蒿子拿过来修修剪剪,用黄裱纸卷上线香,缚在蒿叶之间;又找来两把椅子,把蒿秆绑在椅子背上做成星星灯。寿明买来新鲜荷叶,梗中下了竹签,插上了小蜡烛,逐一拴在院中夹的花障上。”

  “天刚杀黑,远远近近响起法鼓铙钹诵经拜佛之声。孩子们手举长梗荷叶、挖空心的莲蓬、掏了瓤镂了皮的西瓜,各插了小蜡,燃点起来,边走边唱。天上一轮明月捧出,上下交辉,整个京城变成了欢快世界,竟忘了这个节日原是为超度幽冥世界的沉沦者而设的。寿明和乌世保也把荷叶上的蜡烛和青蒿上上百支线香点燃,院内顿时亮起千百盏星星几十轮皎月。”

  曾经这么热闹的盂兰盆节,即使在影视剧中,也看不到了。同仁堂的茵陈酒已成绝唱,如今江苏南通还在生产茵陈大曲,这是张謇在两江总督张之洞的支持下于1894年在海门市常乐镇创办的酿造公司。有些地方还出产茵陈汁,也不那么为人熟知。

  茵陈(Artemisia capillaris),半灌木状草本,植株有浓烈的香气。主根明显木质,早春二三月采摘的基生叶,嫩苗与幼叶入药,中药称“因陈”、“茵陈”或“绵茵陈”。本种还作青蒿(即黄花蒿A。 annua Linn)的代用品入药。幼嫩枝、叶可作菜蔬或酿制茵陈酒。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yinchen/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