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盛宏彩票登陆 > 茵陈 >

想起儿时挖春菜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茵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儿时提篮挖春菜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仿佛空气中也弥漫着浓浓的乡恋,那味道流淌到血液里,不由让人周身沸腾。

  少女童孩,满面春风,结伴而行,提上篮篮,推开屋门,快走出村,便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昨天还是乍暖还寒、光秃秃的田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山万野披绿色,空气变得清新了,吸一口,沁人心脾,浑身有了使不完的劲儿。过了一冬的小麦,那田间地头露出的白蒿,一天一个样,向人们招着手。看到孩子们挖春菜的轻松劲儿,一种灵犀油然而生,不由想起几十年前的我,同样是孩子,一样是挖春菜,却有不一样的经历。

  那时,一年生活半年吃粗粮,一到开春,便没有吃的了。上世纪60年代,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家从河南回到山西,家底空空,开春了,家里没有米面,揭不开锅,大人夹着口袋借米、借面,一连跑了几家,都没有收获。当母亲来到珍娃家时,看到他家里有半篮子从地里挖回来的野菜,便借了回来,蒸了一锅。当热腾腾的蒸菜端上来时,肚子咕咕叫得更响了,馋得我们都流出了口水。我正想拿筷子吃一口,哥哥望了望父母亲说:“爸妈先吃。”父母摇摇头说:“我们不饿,你们先吃。”我们知道,父母更需要填饱肚子,而他们总是把仁爱、慈祥,不求回报地给了我们,心里唯独没有自己。他们的眼神直到现在,我也难以忘怀。之后,我们兄弟姊妹,趁着春季,天天到地里挖春菜,算是度过了春天的饥饿。那时,我们懂得了春菜的分量,它养育了很多人。在这些泛绿的春菜中,白蒿是最早露头的春菜。

  时代变迁,旧时不再。如今,人们把挖春菜作为一种消遣,一种游乐。挖春菜是作为营养的调剂,尝新鲜。你看,村妇们邀着伙伴,提着篮子,拎着铲子,沐浴着暖融融的阳光,一路嬉笑,顺着熟悉的田间路走来。那白蒿绿茸茸、嫩生生、鲜灵灵,在清新湿润的晨风中微微摇曳。她们蹲下身子,一手握着铲子,另一只手拎着菜叶,“噌噌”地挖割起来,铲子在反复的摩擦中擦得雪白锃亮,在太阳下,晃着眼睛,闪着亮亮的光泽,一把又一把,放在篮子里,然后再挖割。一股浓郁清新的泥土气息,夹着清淡的菜味扑鼻而来。三个婆姨一台戏。她们嬉笑着,骂俏着,在轻松愉快中度过时光。

  白蒿分布不均匀,有的地方繁茂丰盛,被一位村妇碰见了,不一会儿就把篮子放满了,这时,一个眼尖的姑娘看到了,嘴里说着:“你只顾自己,自私,忘了大伙儿!”大家不由分说凑过去,这块白蒿的丰美宝地很快便被瓜分、洗劫一空。挖野菜不轻松,有时蹲的时间一长,也累。这时,不管地上脏不脏,湿不湿,干脆将双腿跪在软绵绵的地上,伸一伸酸困的腰,接着又开始挖割起来。菜篮子满了,她们使劲地摁呀、压呀,篮子被白蒿装得满满当当,用手一提,沉甸甸的。大伙儿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回去她们要给家人做一餐香喷喷的饭菜,她们怎能不乐得笑开了花。她们用手擦一擦脸,满脸就染了密密麻麻、斑斑驳驳的绿色。这时,彼此看着对方一阵傻笑。

  村妇把挖白蒿作为踏青赏春之游,而制作蒸菜,是她们展现制作手艺的一次机会。“张嫂的白蒿蒸菜够味”“李妈的白蒿蒸菜那叫个好”……听到这话的张嫂、李妈脸上有光彩,当然也有的不服气,说:“下次,你尝尝我的吧!”

  要做白蒿蒸菜,先要把毛毛草草摘掉,然后用清水洗几遍。等水分晾干后,将白蒿切碎,拌上白面或玉米面,在锅里蒸。蒸好后调上花椒油、食盐、葱花和蒜泥,进行搅拌。这里面用料十分关键,决定白蒿蒸菜的口感。当白蒿蒸菜端上桌后,浓香四溢,绿里透白,看一下就让人眼馋流口水,吃上一口,就让人有一种“一筷入口,三春不忘”的感觉。农村人实诚,白蒿蒸菜出锅后,自己先不吃,给左邻右舍送一碗,一是传递情谊,二是让大伙尝个鲜。难得一年吃上一次的白蒿蒸菜。

  如今,人们崇尚自然和无公害食品,白蒿作为一种野生春菜,自生自长,就像天赐的一样。它不仅香味浓郁,营养价值远高于其他蔬菜,而且有较高的药用价值。白蒿在中药上叫茵陈,它可以健脾开胃,增加食欲,更难的是白蒿能驱火、清热、明目、养肝,极具营养保健作用。

  今年我回到故乡,站在村头,忽然有些酸楚,这些承载着我们思念和故事的田间,成了心中凝固的相册。这些记录着游子的乡愁,一旦消失了,我们的情感,就会像荒野迷途的一只只鸟儿,找不到可以栖落的枝头。也许,还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在故乡寻找自己的足迹,可故乡却比我们更漂泊。

本文链接:http://keldamuzik.net/yinchen/433.html